北京时间8月12日,中国拳击运动员邹市明在男子49公斤级比赛中击败泰国选手为中国队再添一金,实现在这个项目上的卫冕。本期《奥运父母汇》邀请来了邹市明本人及其父母、妻子和一岁多的儿子,一起分享夺冠后的喜悦和背后的艰辛历程。[点击观看完整视频]

邹妈妈不舍独子练拳击

邹市明从事拳击这项运动之初,母亲并不是很赞同,因为邹市明既是家里的独子又长得比较娇弱,母亲认为这个项目很残忍,曾一度制止邹市明去从事这项运动,直到后来有了一定成绩才令妈妈的态度有了转变。

主持人: 阿姨现在非常了解拳击的比赛是吗?

宋永会:还是了解一些。

主持人: 阿姨是什么时候开始比较熟悉拳击?是从市明一开始练的时候吗?

宋永会:不熟悉,而且不了解,等他拼命的出成绩以后,经常在家里交流,好多外国那些拳手的名字我都记得住,特别是古巴的巴特雷米,和邹市明交锋好几次,胜败胜败,他们两个在这之间,雅典奥运会和绵阳的世锦赛,邹市明第一块世锦赛金牌就是击败了巴特雷米,提前决赛,拿到了一个世锦赛的冠军。。

主持人: 阿姨真是非常了解市明的战绩情况,阿姨,我有一点好奇,您说您当时并不是太支持市明,为什么?

宋永会:因为那时候邹市明长得很娇小,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我发现拳击那个项目非常残忍,作为妈妈,看到他又娇小,学这个项目看上去比较担心他,而且制止他。

主持人: 轩轩,回到爸爸这里。

邹市明:这是毛爷爷。

主持人:现在看见市明已经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当初他要去练拳击的时候,您是怎么反对他,当时是不允许吗?你当时就制止他?

宋永会:他之前是学武术,武术花拳绣腿回来给我们玩玩,我们看上去挺欣赏,后来他回来跟我们商量,说要改学拳击,我说你学拳击妈妈不同意,如果你要去学拳击我们就睡不着觉,他还很懂事,那时候还小,他说那你们安心睡吧,我就不学了。当他拿到贵州省青少年银牌回来我们才恍然大悟,他偷偷在学,然后不断的出成绩,我们就支持他。

主持人: 就是因为当时出了成绩以后,感觉其实挺顺的?

宋永会:对。

主持人: 叔叔呢,叔叔一直也支持他的吗?

邹建国:我的观点是这样,其实我们可以让市明多读几年书,但是孩子他喜欢运动,他喜欢,要去学他想做的,他想学的东西,我态度是支持。儿子去学他愿意去学的东西,他就会全身心地去,如果我们父母给他安排,这个效果就没有他自己愿意去做的好。

主持人: 您一开始刚听到市明要练拳击也反对吗?

邹建国:我保持中立,我想儿子只要喜欢,他就会努力,他就会付出。妈妈的话,因为我们对拳击当时了解,不是很了解,看到对抗性很强,邹市明个子又小,也担心怕打伤,那么妈妈这一块的话,是这样考虑的,还是心疼儿子,我们只有一个孩子。

邹市明赛前残忍的节食经历

邹市明每次在比赛前都要去节食,饮水也要受到影响。称体重前一晚都睡不着,他起来用水漱口,再把它吐掉。有的时候就用水蘸蘸嘴唇,仅此而已。这就是这个项目必须要负的责任,必须要守这个规则才能进行这项运动。

主持人:市明脸上有一道伤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邹市明:备战前一个多月吧,开幕式以前。

主持人:阿姨,您看市明哥这样,心疼么?

宋永会:肯定心疼,昨天颁奖的时候,从镜头看,他的颧骨都是骨头,一点肉都没有,真是说不出来那种酸。

主持人:其实爸妈这次来也特别想念你,包括莹颖,你们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邹市明:我备战之前见了一面。

宋永会:我们带宝宝到他基地去看了一下。

主持人:那会儿就要控体重吗?

邹市明:对,我的体重从一个月之前就要往下面走。

主持人:控体重是惨到什么程度?

邹市明:那时候还好,我一个月之前,超三公斤,一个星期之后,我保持超两公斤,慢慢下来,脸上肯定会瘦啊,因为我们身上基本上都是肌肉了,瘦了脸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

主持人:莹颖,我知道市明哥每次在比赛前都要去节食,饮水也要受到影响,你当时跟他共处的时候也是看见了,当时是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冉莹颖:比如说他要控体重,第二天早上要秤体重,头天晚上水是不能喝的,这个可能会影响他一晚上都睡不着,他起来用水漱口,再把它吐掉。有的时候就用水蘸蘸嘴唇,仅此而已。吃饭有时候一餐饭就一个樱桃,两个樱桃,爽一下嘴而已。

邹市明:我们经常到食堂里面不敢拿碗,就拿双筷子,因为拿碗,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就一大碗了。包括之前有很多经历,晚上做梦,我在那儿吃鸡腿,一下子吃到一半,突然一下感觉我明天还要秤体重,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一想原来是做梦。更好玩的,有时候漱口,漱口水就这样吞下去了,有时候有这样的迹象。我们小级别身上除了肌肉,就没有太多的脂肪可以控,大级别的话,身上还有肉可以控,我们小级别还是比较艰难一些。

冉莹颖:而且他现在胃也不是很好,有时候我也会胃疼,他就说你用枕头顶着,就已疼出经验来了。我以前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不懂事,不知道控体重这么辛苦,还跟他说这好吃,其实他吃不了,慢慢跟他时间久了,他快比赛了,我尽量不在他面前吃东西。

主持人:我刚才听说漱口水,漱着漱着就喝下去了,而且喝下去肯定特后悔。

邹市明:那肯定了,因为喝下去就长重量,再偷懒的运动员到比赛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偷懒,哪怕星期天你都会穿着控体服去跑步,这就是这个项目必须要负的责任,你必须要到那个公斤数,必须要守这个规则才能进行这项运动。

儿子第一次开口叫爸爸

为了备战奥运,邹市明有几个月的时间都未能见到儿子,也错过了很多次见证儿子成长的时刻。但就在录制节目当天,儿子第一次开口叫了一声爸爸。

主持人:先看这件吧,要不让市明哥猜猜是什么?谁做的?

邹市明:宝宝做的,好可爱的小手掌,To爸爸,8月11号。

主持人:这是你比赛的日子。

邹市明:对,决赛的日子,很可爱的小手掌。

主持人:不知道轩轩当时看到这个情景是不是也很激动?

冉莹颖:他喜欢,看到颜色,然后可以去摸,小朋友都这样嘛,天性,还可以去玩,但这个做了三次,第一次进去手就在里面乱抓,第二次还这样,第三次赶紧别让他动。

主持人:特别好奇,轩轩现在在哪里,我们把轩轩请上台。

邹市明:儿子,轩轩,过来,来爸爸这儿来,来爸爸这儿来,到你上场了,我们跟镜头打个招呼。

主持人:市明哥有多久没有跟轩轩见面了?

邹市明:一个多月,出征的时候见了一面。

主持人:在奥运村的时候是不是天天想着他?

邹市明:对,特别是晚上饿得睡不着的时候,或者是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我就拿他的视频出来看看,我看到他可爱的表现,就笑笑,也是解压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对,但是我知道你的备战实际上有很多遗憾在,儿子现在有13个月了,好像之前有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儿子,大概有多长时间?

邹市明:最多的时候有三个月,从他躺着,慢慢要坐起来,还有慢慢的脖子可以伸直,从到可以爬,可以爬着走,最后现在可以站起来,有很多他的经历我都不在他身边去见证,但是今天早上突然他亲口叫了我一声爸爸!还是我夺冠的头一天吧,爷爷奶奶就教他,今天那种发音特别圆润,特别清楚,听得我心花怒放。

宋永会:有时候爸爸来电话,他抓着电话就喂喂。

邹市明:更多的是莹颖拍视频然后传给我,现在我电话全满了,基本上每天都有他的状况给我看。

主持人:莹颖肯定跟当时恋爱时候不一样,当时恋爱打电话都找市明哥撒撒娇什么的,现在更多是汇报儿子的情况吧。

冉莹颖:基本上都是,我现在就是一个报幕员。

主持人:每次打电话一上来就说儿子怎么怎么样?

冉莹颖:对,就他今天有什么变化。

外婆最后的红包

邹市明一路走来,少不了家人的支持,他的外婆一直默默地送出自己的关怀,连生病、去世都一直瞒着他,即使在重病的最后,外婆还给邹市明包了一个写有他小名的,最后的红包。

主持人:其实说到家人的支持,我知道市明哥从2000到2004年那个周期开始爬坡,一直到后来蝉联冠军,都离不开家人的支持。短片结尾的时候提到了外婆,外婆包了一个红包,这个事情你知不知道?

邹市明:知道,她专门托父母告诉我,希望能给我带来好运。但是很不幸,没有到奥运会,外婆就因病去世了。所以说这也是一种,怎么说呢……没有看到她的外孙,但是她很幸运。我觉得外婆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从小就感觉她为了这个家,默默地没有怨言,把我们家所有人都照顾得非常好。而且这几位老人里面,她是唯一看到她的重孙的,看到轩轩的。虽然没有看到我在伦敦奥运拿金牌,我觉得她也应该入土为安了,她这么辛苦一辈子,也应该放心了。

主持人:红包上面写的什么?

邹市明:因为我在家里面的小名叫小宝,小宝心想事成。

主持人:外婆现在的心愿也已经是实现了,外婆对于你拳击这项运动,有多了解?

邹市明:她作为老人,语言不多,基本上她就是嘘寒问暖,吃饱没有。但是很多事情上,她只能在旁边静静地听,她也不会给你太多的意见,但是你要去做的话,她肯定会心疼,就是不说出来。她就是默默地关注你,而且尽可能不给你制造一丝丝的负担,包括她生病了,她都不愿意来麻烦我们。她觉得是一种麻烦,会让我们分心,而且她自己坚持一个人住,包括以前说接她到贵阳来,她说不,她怕麻烦我们,怕我们工作忙,要分心。我觉得这位老人真的是辛苦一辈子。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阿姨眼圈已经湿润了,其实这种爱是有一种传承的,就像您现在对市明的爱,哪个是您为市明做的?

宋永会:这个。

主持人:有人帮助吗?

宋永会:有帮助的,他把模型给我们做好,然后我们自己做成这个形状。

邹市明:这是一个花瓶还是什么?

宋永会:本来是带两个把的,但是带把的难度比较大,我就做成这样子。

邹市明:我还以为你是给老爸做的装酒的酒壶。

主持人:我们看另一件礼物。

邹市明:这个有点像文物里面的那种形状。

主持人:莹颖,这个是有创意在里面的?

冉莹颖:对,烛台,以前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太少了。因为这次结束了,我相信再没有什么把我们分开了,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多一点时间一起吃晚餐。

邹市明:制造一些浪漫的元素。

微言冠军情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