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奥运腾讯奥运 > 评论 > 腾讯主笔 > 正文

腾讯特评:金牌欢乐指数降低 体育观该转型了

2012年08月13日00:50腾讯体育[微博]贤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如果田径、三大球无法在奖牌层面取得重大突破,那么国人对于金牌的欢乐值将会呈现边际效应递减,越发有限。我们现在完全有理由从竞技体育向全民体育过渡,实施观念转型和政策倾斜了。

腾讯特评:金牌欢乐指数降低 体育观该转型了

最受国人瞩目的女排未能进入四强,中国三大球全面失利

>>点击观看体育茶馆:中国体育评语

贤齐

伦敦奥运会闭幕了,我们又收割了一箩筐的金牌,打破了某些领域的纪录和垄断,但在三大球项目上,我们依然近乎绝望。而三大球项目的弱势,或许更能体现我们在全民体育工作中的某些不足。

金牌能带来一天好心情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像数饺子一样清点中国奥运代表团的金牌数。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我还为中国代表团金牌榜排名在最后时刻被德国代表团一举反超而感到闷闷不乐。

2000年正值悉尼奥运会开幕,我上了大学。这时正是青年人“长身体”和长“人生观”的阶段。那时候中国代表团的金牌日产量已经有点像地铁自动售票机里扔十块钱进去找零吐出来的钢镚儿,有时候一口气能吐出好几枚来。那时候我上铺的兄弟每天一大早出门去买报纸,然后像个报喜鸟一般破门而入向舍友发回一手喜讯。有一天,他因为念叨金牌榜时过于亢奋嗓门抬高八度,搅扰了一位舍友的清梦,后者反问他:“金牌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一时语塞。

我代他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中国奥运代表团金牌数的叠加,并未对他的生活环境造成任何影响。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早餐吃鸡蛋饼,中饭晚饭在食堂限额刷卡消费。但中国代表团每天斩获的金牌也绝对给他带去了点什么,那就是一天的好心情。

欢乐指数的攀升势头没有过往强劲

如今许多国人看中国队夺金,欢乐指数同样也会抬升,但攀升势头远没有过去那么强劲了。

首先,笑穴被反复挠搔,灵敏度会变得迟钝。比如我们在乒羽、举重、跳水领域总是不厌其烦地自证牛逼,喜悦感会因长期落入期待值而变得含蓄和冷淡。

其次,信息多元的社会会令公众得知正反两方面的资讯,好消息会和坏消息实现归零对冲。比如,公众都在欢呼孙杨支持TA和叶诗文支持TA在游泳领域对欧美统治者发动了雷霆逆袭。但当有媒体爆出,孙杨整个训练团队两年多海外训练的总费用接近上千万元人民币,每个人在海外的花销一个月就是30万人民币时,大家又有点撅嘴闹心不乐意了。这就像食客进餐馆吃海鲜,食用完毕咂咂嘴挺满意,接过天价菜单一看,改咋舌了。

再次,在金牌大户田径以及三大球项目上的长期衰落,也使得国人感到沮丧。一个刘翔支持TA( 微博 官网 博客 简介)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而女足项目也跟随男足而去,距离奥运会越来越远。如果在这些领域无法在奖牌层面取得重大突破,那么国人对于金牌的欢乐值将会呈现边际效应递减,越发有限。

三大球体现体育官员对发展全民体育的诚意

至于说奥运金牌可以提振民族自信等功能,我觉得现阶段也在逐步弱化。我国神九已经上天,GDP总量已经占据全球第二,也就是说我们拥有太多可以提振民族自信的资本了,奥运金牌的含金量也正在逐步掉色。

我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始,就不再追看奖牌榜的实时动向了,而是以享受比赛为主。我首先是勾选精彩赛事,将美国梦之队、中国跳水梦之队的赛程纳入观赏射程以内,以免错过四年一次的豪华派对。其次,我会观察中国三大球项目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并以此推算出体育官员对发展全民体育运动的诚意。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三大球项目尤其足球要想取得好成绩,是最需要发展全民体育运动作为保障和支撑的。正如老女排队员周晓兰所说:“美国排球在这个国家太普及了。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几乎每个学校都能看到小孩子在打排球。 如果中国参与排球运动的人数是一百,那么美国是上万。一个排球队就12人,美国从几万人里选,中国是从几百个人里选,优劣高下立判。”

我在关注英超(微博 专题) 报道时看到有消息说,英国政府在各个城市打造了许多免费的足球场,供家长带着孩子们戏耍。后来我一个朋友带着孩子去当地陪老婆读书,了解到确是实情。如今他的孩子每周要和英国小朋友进行一场欢乐的足球友谊赛,他的孩子在加盟球队第二周后便攻入两球,而此前他的孩子从未接触过足球以及足球的乐趣。

体育官员政绩考核能否和免费球场修建数量挂钩

在中国,真正跟奥运金牌联系紧密的是各省市的体育局领导。奥运金牌和全运会积分挂钩,这将直接影响到每位体育高官的仕途。所以,孙杨和叶诗文的金牌,才使得杭州市体育局长眼含热泪赋诗一首。而湖北省体育局长则因培养选手王晓理( 微博 简介)被判出局而心神不宁。

我常常想,如果说,上峰对于体育官员的政绩考核,能够不再单单是以奥运金牌以及全运金牌数作为主要考核指标,而是加入修建对全市市民免费开放的球场数量的考核,或许能够激发体育官员对全民体育的投入热情——这就跟国家将地方政府公租房建设完工情况纳入考核指标是一样的。

另外我的一个构想是,上级领导下基层调研某市体育发展状况时,能否亲自去该市市民小区里面去走一走,抽查一下当地小区的体育设施覆盖率情况。这种抽查走访可能更能够真实反映该市的全民体育面貌。

以上是一点不成熟的建议和想法,仅供各位参考。在中国奥运军团扬眉吐气坐稳奥运金牌榜三甲位置后,我想,我们完全有理由从竞技体育向全民体育过渡,实施观念转型和政策倾斜了。

2008年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金牌榜夺魁后,有记者曾适时提出过这一理念,但遭到某省一位体育高官的激烈反对。他阐述的其中一条理由是:竞技体育的优势在于,中国奥运冠军退役后可以服务群众,指导群众更好地从事该体育项目。但问题是,奥运冠军退役后基本都做了不小的官儿,你见过几个奥运冠军退役后还热心小区体育建设,指导群众体育健身的?

提高全民体育素质,还是得靠大家自己,而各省市体育局,也得舍得投入一点,为市民创造充分和必要的体育运动条件。

>>点击观看更多酷评

>>>点击进入奥运微频道 感受奥运精彩点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un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奥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