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奥运腾讯奥运 > 项目新闻 > 跳水 > 正文

邱波出身草根从小节俭 天性单纯险被师兄吓跑

2012年08月12日18:34法制晚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们邱波支持TA(微博 简介),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邱波的爸爸邱水银对记者说。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伦敦奥运会男子10米台决赛中,邱波以1.8分的劣势不敌美国人布迪亚摘得一枚银牌中国跳水队继2008年奥运会后,再次与该项目金牌失之交臂。

不过,中国跳水队还是以6金3银1铜的成绩,成为本届奥运会中国军团的第一金牌大户。

而且,邱波虽然今天未能夺冠,但他已用表现证明了,自己可以成为男子10米台的“当家人”。

北京时间今晨,伦敦奥运会跳水比赛收官,在压轴大戏男子10米台决赛中,四川小将邱波以566.85分的成绩获得亚军,落后冠军选手美国人布迪亚1.8分。东道主天才选手戴利(微博 简介)名列第三。

本场比赛,英国选手戴利是夺冠大热门之一,包括足球明星贝克汉姆在内的众多英国观众到现场为他加油。他拥有巨大的主场优势。

第一轮,戴利的5255B(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只拿到了75.60分。英国队教练当即找到裁判投诉,称现场观众的闪光灯影响到戴利。裁判员经过商讨后,最终戴利重跳这一动作,他获得了91.80分的高分。

五轮过后,戴利以466.20分暂居第一,邱波和布迪亚以0.15分的微弱差距并列第二。

最后一跳,戴利的动作难度系数只有3.3,他完成得不错,得到90.75分。

布迪亚和邱波的最后一跳都是难度系数为3.6的5255B(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布迪亚拿到102.60分,邱波空中姿态不亚于布迪亚,入水时水花压得比布迪亚还好,但他只得到91.80分。

成绩公布后,邱波懊恼地将毛巾砸向水面,眼中泛起了泪花。他本想为父母带回一枚金牌,但现在,他让他们失望了。

出身“草根”一家三口 到现在没房子

6月下旬,邱波在为奥运会进行最后的冲刺备战时,记者来到内江。邱波的父母就住在内江老城区内一座修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楼房里。

其实,这不是邱波家的房子,他们一家三口没有自己的房子,目前邱波的父母还借住在邱波姑姑家空闲的老房子里。

记者看到,房子里没有一张邱波的照片,主卧内还摆放着邱波表哥的结婚照。“侄子结婚刚装修的新房,要是把邱波的照片挂起来,弄得满墙都是钉子,不太好。”邱波的父亲邱水银说。

这房子里处处都是“邱波的影子”。“邱波小时候就总喜欢在这儿倒立。”邱波的爸爸指着客厅的一角对记者说,邱波5岁那年,一次他在那里倒立,被大伯看到了。大伯对邱水银说:“老五,我看邱波可能是个苗子,让他也去练练吧。”

邱波的大伯年轻时是内江市技巧队的队员,经常代表省里参加全国比赛。邱水银相信大哥的眼光,就把儿子送到了大哥的老同学郭川那里。

当时郭川是内江二中的技巧队教练,他简单考察了一下邱波的身体条件,就把这孩子留下了。

“邱波的运动细胞,也有我的遗传。”邱水银补充说,“我年轻的时候专攻100米短跑,还拿过内江市冠军,11秒3!”

性格“耿直”天性单纯 险被师兄“吓跑”

在父母眼中,邱波的性格很单纯,用四川话来说,就是“耿直”。

邱波7岁那年,被四川省跳水队的教练选中,到位于成都市的省队改练跳水。每周日下午,家长要到队里来,和教练、队员们一起开个会,制定下一周的训练计划。

有一次开完会,教练给小队员们提了个问题:你要是拿到奥运会冠军了,最想说句什么话?

当时队里年龄稍大点的孩子都说自己会先感谢教练和父母。但“童言无忌”的邱波说:“我就想问,拿着那个冠军牌牌,是不是到超市里想买啥子就能买啥子哦?”

邱波的话让在场的人笑破了肚皮,教练一边笑一边回答他:“你要是真拿了奥运冠军,把几个超市包下来都可以。”

随着年龄的增长、训练的深入,邱波逐渐成长为四川队的重点队员,他似乎越来越接近“包下几个超市”的目标了。但就在这期间,他却打起了“退堂鼓”。

2002年,邱波随队去海南集训。一天,他给妈妈刘里玉打电话,大哭着说自己不想练了。

原来,邱波新学了一个大队员都完成不了的高难度动作,他们就“逗”邱波说,练这个动作会摔坏五脏六腑,鼻血也会流个不停。单纯的邱波信以为真。

“教练让你练新动作是看重你,他咋个会害你嘛。”刘里玉在电话里好说歹说,才稳住了邱波。

现在邱波长大了,儿时的单纯已经变成现在的淡定。邱水银告诉记者,就像儿子的运动细胞一样,性格也是遗传自爸爸。

“他妈是个‘火盆’脾气,你看看我,说话慢条斯理,做事一点不急。邱波还是比较像我。”邱水银说。

会“过日子” 从小节俭 不乱花一分钱

邱水银高中毕业后当兵,退伍后又当了钳工;刘里玉是棉纺厂的女工,本来这在内江都是不错的工作,但随着内江工业的没落,邱家的经济也越来越拮据。

“2000年初,邱波在成都训练,一个月训练费、伙食费加零用钱得1000多元,我跟他爸一共也就挣这么多。”刘里玉说。

每到周末,队友都会去购物、下馆子,但邱波从不向父母要这个钱。而且,因为舍不得电话费,他几乎从不给家里打电话。

唯一一次例外是有一次刘里玉陪邱波去长沙参赛,在超市里,邱波看上一款100多元的遥控赛车。刘里玉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给邱波,说:“妈身上就这么些钱,还得留下回家的路费。”邱波犹豫了一下,最终只买了一部40元的小赛车。

尽管一家三口处处节俭,但邱波还是险些因为钱的问题离开跳水。

2002年邱波刚进省二线队时,有一次参赛机会,3000多元的参赛费用要自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情况,邱波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不想参赛了。好在邱波的奶奶拿出自己的积蓄,又请邱波的大伯出了些钱,这才把邱波送上赛场。而邱波也很争气,拿到好名次,把费用又挣了回来。

自从2007年进入省一线队后,邱波就有了工资,他也从此再没拿过家里一分钱。上调国家队后,他不但把省队发的补贴都给了父母,还把国家队发下来穿不完的运动服也寄回了家。

“我这一身儿,都是邱波寄来的。”邱水银捋了捋身上的运动T恤,对记者说,“我们邱波,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小鬼”成才挂念父母 越长大越想家

早早离开父母,对贪玩的小男孩来说往往是件幸福的事,以前邱波也这样认为。但省队的老队员早早就告诉他:“等你长大了就该知道想家了。”现在,长大了的邱波一定已经明白了老队员的话。

刘里玉告诉记者,今年,为备战世界杯,邱波不能回家过年。春节前,他破天荒地主动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他说,‘妈,你说要是能在家跟你们一起过年多好啊。’”刘里玉说,第一次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话,她这个当妈的又心酸又幸福,邱波19岁了,他终于长大了。

去年,邱波过完18岁生日,特意去拍了一本帅帅的写真集寄回家里。“我不要,给你们看看。”邱波在电话里对爸爸说。

今年6月17日是父亲节,那是邱波备战奥运会最忙的时候,但他也没忘了给身在内江的老爸发个短信,祝爸爸父亲节快乐。

现在,奥运会结束了,对于邱水银夫妇而言,儿子终于要从手机里、写真集里、电视里、报纸里“走”出来,回到他们身边,一家三口终于要团聚了。

至于邱波的未来,他毕竟只有19岁,他还有很多机会去弥补今天的遗憾。邱水银夫妇,也还有很多机会为他们的儿子欢呼呐喊。

本版文/记者 张岩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yrus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奥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