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奥运腾讯奥运 > 项目新闻 > 跳水 > 正文

英国跳水神童背后的两位北京教练:陈文 李鹏

2012年08月12日16:34北京青年报[微博]宋翔我要评论(0)
字号:T|T

英国,男子十米跳台运动员戴利(微博 简介)的名字家喻户晓。他能有今天的成绩,和陈文、李鹏两名北京教练密不可分。

电话遥控掌握动态

曾在北京跳水队担任总教练的陈文,后来去英国发展,发现了当时仅10岁的戴利,认为如果能重点培养的话,戴利日后必成大器。

很多人都佩服陈文当初的眼力,后来有了“没有陈文,就没有戴利”的说法。毕竟当时的戴利,只是1400多名参加选拔的孩子之一,能够在这个时候就认定他是一块璞玉,确实眼光非凡。在英国,跳水项目主要有四个训练基地,分别在利兹、南安普顿、谢菲尔德和普利茅斯。陈文当时住在谢菲尔德,是英国跳水队的总教练;戴利则是长期在普利茅斯训练,由于身处两地,陈文对戴利的指导只能是间接性的,只有到全国集训时,才能面对面地指导“金童”。更多时候,戴利则是在普利茅斯跳水俱乐部和教练班克斯(微博)一起训练。

1997年,陈文在北京队的弟子李鹏也来到英国,住在普利茅斯,作为戴利的技术顾问,陈文信赖李鹏,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询问戴利的情况。虽然不在眼前,但戴利的每一步成长,陈文都了如指掌。陈文在2009年从英国跳水队总教练的位置上退下来,指导戴利的北京师傅变为了李鹏,但即便如此,陈文仍然会非常关注戴利。“他就像是我的一个孩子。”陈文有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说。

指导通过教练转达

和戴利接触更为紧密的是陈文在北京跳水队的弟子李鹏。但知道他的人不算多,因为李鹏非常低调,不喜欢走出幕后;另外,他给戴利带来的帮助和影响,总是在潜移默化中产生。李鹏指导戴利已经有五年时间,现在的“金童”,已经成为英国跳水队中炙手可热的运动员。戴利有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我的每个奖牌,无论成色如何,我都希望能分成三半,一半给班克斯,另外两半给中国师傅。”

李鹏运动员退役后,在北京跳水队当了教练,从1991年开始,干了差不多16年。后来,李鹏去科威特当了一年的海外教练。2007年,在陈文的要求下,他来到了英国,作为戴利的技术指导。

李鹏说,在来英国之前,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和任务。“但来了两个星期后,我心里就清楚了。”英国跳水队希望李鹏能像魔术师一样,在短时间内能让戴利有一个大的改变。“但我又不能直接指导戴利。”李鹏说,“一个中国跳水教练来到国外当教练,总会被期望。但这对于当地教练而言,也会有些不适应。我没感到当地教练排斥我,但感觉到了他们有些害怕,害怕我取代他们的位置。”

李鹏说,刚来的一年中,几乎没有一次是直接指导戴利的。“我总是把我的建议告诉班克斯,再由班克斯传递给戴利。我有半年时间,和戴利没有过哪怕是一次长时间的交流。一年的时间,没有直接指导过他。”

戴利在2008年4月举行的欧洲跳水锦标赛中获得冠军,成为最年轻的欧洲跳水冠军。此时,距离李鹏指导戴利不过半年的时间。“我在这半年中改变戴利最大的是他的空中姿态。这是最容易产生效果的,也是当时戴利身上欠缺的。”

在那个时候,戴利和他的教练班克斯也逐渐对李鹏产生了一定的信任。“班克斯后来会主动问我,如何在训练中让戴利更好,以让他能在更多世界大赛上获得好成绩。”

高难度训练获成功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戴利在男子双人十米台上获得第八,单人第七。名次上虽然不算是非常出色,但是足以让外界对他产生一定程度的关注。但真正吓了世界一跳的是2009年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那届世锦赛,戴利击败了中国运动员邱波支持TA(微博 简介),获得了世锦赛男子单人十米台的金牌。英国媒体在当时用了“百年一遇的天才,伦敦奥运会更令人期待”来评价戴利。

那个时候,戴利和李鹏已经有了一些默契,但还没到最佳的状态。“那届世锦赛,戴利的难度可能是所有参赛选手中最低的,但因为发挥比较稳定,所以拿了冠军。后来,就面临着到底需要不需要加难度的问题。”

比如,109C(向前翻腾四周半抱膝)这个动作戴利要不要练,就争论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动作,在那次世锦赛上已经有人在用了,但基本上都砸锅了。班克斯后来说,戴利不要练这个动作,也练不了。但我坚持说,戴利一定要尽早练这个动作,现在是人人跳砸了,但一年后,很多人就都能掌握这个动作了,所以越早练,对戴利越有利。”李鹏说。

不光是班克斯,戴利练这个动作,也多有抵触。因为109C掌握起来比较难,戴利也总是在练习的时候没有太大的信心。李鹏至今记得,在2010年圣诞节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情。

“在圣诞节前两天,我们要参加一个比赛,在训练中我问戴利要不要跳109C,他想了想说不要了。万一要是没跳好,再拍在水里,脸上会有伤,因为在圣诞节后没几天,他还要参加一个颁奖典礼,所以他不想让自己带着伤去。”李鹏说,“后来,我做了再次的努力,最后一次问他,你真的不想跳吗?他站在那儿,又想了想,然后,没说话,拿起毛巾就走了上去。那次,他跳了两个109C,全部都成了。”

李鹏说,这次就像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后边他再跳这个动作,明显有了信心,也越跳越好。”李鹏说,“我觉得那次,真的可能是最好的圣诞节礼物,对于他是,对于我也是。”

跳水训练是种快乐

2010年和2011年,戴利在世界大赛中的成绩算不上太过突出。李鹏对此的解释是,因为还在不断地适应他的新动作。“自从2009年后,戴利有四个动作都是新的,这让他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完全适应。”

戴利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才逐渐将新的动作消化,并能在比赛中比较熟练地运用。“但我觉得,戴利成为不了中国那样的跳水运动员,我也觉得能帮助他提高的东西已经比较有限了。”

李鹏说,由于文化差异、训练体系区别等很多原因,让戴利不可能像中国运动员那样长时间、高强度地训练。

李鹏曾要求戴利能延长一些训练时间,增加一些训练强度。“但可能今天能做,第二天就做不了。”李鹏说,“后来,我逐渐明白了,英国跳水运动员似乎总不想让训练打破他们对于跳水的兴趣。我感觉他们是对此非常看重的,就是把跳水当做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所以,我曾经要求过他多练一些,后来就直接打消了这个想法。”

李鹏说,有一次戴利告诉他,要跳到30岁再退役。“我当时就明白了他为何说自己能跳到那么长,因为他就是喜欢跳水,训练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快乐。但一旦训练变得令人心烦、难以忍受的话,那么跳水绝不再是一种快乐。”

李鹏表示,他还会继续在英国指导戴利,并希望能培养出更多的戴利。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yrus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奥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