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奥运腾讯奥运 > 项目新闻 > 体操 > 正文

腾讯专访邹凯冯喆:决赛会紧张 教练就像父亲

2012年08月08日12:47腾讯体育[微博]毛罗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专访邹凯冯喆:决赛会紧张 教练就像父亲

邹凯支持TA(微博 博客 简介) 冯喆做客金牌第一时间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8月8日凌晨,为中国体操队获得了男团、自由体操单项和双杠单项的邹凯与冯喆做客《金牌第一时间》,两人也与腾讯网友分享了夺冠的喜悦与金牌背后的故事。

所属分类:2012伦敦奥运会
新功能放大观看

邹凯夺冠圆梦 比赛要做好自己

在中国体操男队总教练黄玉斌(微博)带着陈一冰支持TA(微博 博客 简介)、张成龙(微博 简介)、郭伟阳(微博 简介)一同做客《金牌第一时间》两个小时后,邹凯和冯喆也来到了演播室。此时已是伦敦午夜,但兴奋的两人表示一点也不困。尤其是绰号小眯的邹凯,不止是因为刚见到女朋友,也因为上次邹凯表示最希望拿到自由操冠军,结果他实现了愿望。

在自由操项目上,日本选手的实力很强,邹凯是否担心过对手的发挥?小眯表示,其实更多的是在考虑自己:“当时不担心对手的发挥,担心自己的发挥,因为在2011年的世锦赛的时候,输给 内村航平,当时就是有瑕疵,他们挑刺,就是在自己的环节上做得不够 。当时只担心自己的完成,因为现在世界自由操的格局很明朗,大家都差不多,就看完成。”

男团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冯喆冷笑话暖场

冯喆在本届奥运会上也收获了两枚金牌,但给人感觉,一向爱搞笑的冯喆在夺冠后显得很淡定,对此绰号小胖的冯喆也解释道:“不叫淡定吧,也带着压力,刚拿完以后,看着王导也很兴奋,但是兴奋以后应该说很快归于平静了,感觉还是有点疲劳。”

那男团冠军和双杠冠军,哪一个会让冯喆更加兴奋一些?冯喆说到:“肯定是男团,大家一起拿的,跟自己一个人去奋斗,那种感觉不一样的,那个时候真的体会到我不是一个人。稍微有点瑕疵都有可能可以弥补,但是单项比赛你出现一点失误,你就可能跟金牌说再见了。”

在男团比赛时,冯喆是第一个上场,当时是否觉得有压力?冯喆则表示自己没压力:“应该不大吧,我觉得压力大的是第三名和第四名,因为场馆里面非常冷,他们第一项做鞍马,我在下面一直在笑,笑着笑着我就暖和了。”主持人问到冯喆为什么在笑?邹凯抢着说到,这是一个冷笑话。冯喆也给出答案:“这么冷你们上去做鞍马,我在想你们怎么也得失败两个吧,不失败两个人你们也得失败一个人吧,虽然这个心态不太好吧,但是那么一瞬间我就笑了一会。”

决赛肯定会紧张 压力在教练身上

去年东京世锦赛上,邹凯曾说在决赛中很紧张,今年是否还会紧张?邹凯没有否认:“我说紧张肯定会紧张,因为比赛嘛。”在06、07年失败过后,邹凯在之后的比赛表现得很出色,邹凯认为,这是因为他自己承受的压力其实并不多:“其实可能我主要的压力都在白导那儿,因为我平时有什么问题都给白导说了,只有白导知道我赛前的困难,和我不稳定动作在哪儿。”

当主持人杨云(微博)说到曾经看到白导在教老婆开车时,冯喆插口调侃邹凯:“我觉得他应该是看到邹凯出现什么困难,没地发泄了,换师娘教了,没准还能说两句,说邹凯练不好今天就休息了,应该是这个情况。”

八年来王导第一次表扬冯喆

冯喆经常跟王导在微博中相互调侃,但两人的师生情并没有因为几个段子产生隔阂:“我调侃他是因为他有微博了以后,我调侃得更厉害一点,他以前没有,我只是在训练场上跟他切磋,有了微博以后,他时不时发个段子来说我,现在你要去看他的微博的话,他老说我,但是他对一冰的全是鼓励,这点让我心里面老受刺激,我不得不把那些跟他平时聊天的一些事情曝光出来,加上编一些段子。”

而在冯喆获得双杠冠军后,一向特别认真、不苟言笑的王导头一次夸赞了冯喆,这让冯喆很感动:“今天他说你表现得真好,我跟了王导八年,他第一次表扬我。体操教练都喜欢找运动员的毛病,这是体操教练员的天职,他这样的话,可以让我们做得更好,所以平时他的性格很严谨,也很传统,所以教育出我们这一代很传统的运动员。”

冯喆和陈一冰最调皮 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

虽然冯喆经常调侃王导,但对他还是很尊敬:“我跟一冰属于调皮的运动员,但很少拿王导开玩笑。”而谈到双杠夺冠,冯喆也觉得自己挺幸运:“我觉得我自己也挺幸运的,双杠下法,我练了二十多年比赛,双杠下法站不稳占了很多,数都数不过来。今天居然站稳了,我也觉得挺幸运的。”

说到下法站稳,冯喆也很有体会:“我觉得运气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吧,但今天稍微重了一点,今天运气稍微重了一点,平时你都站不稳,到比赛站得稳,教练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摆在我面前,就是站稳了,我能说它是实力吗?”

教练就像父亲 历遍苦难才能走得更高

的确,体操运动员的教练承受着比运动员更大的压力,而这也会让教练们对运动员即严厉又慈爱。两个人也有话对教练说。邹凯说到:“对教练更多的是感谢吧,教练应该说对儿子,肯定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儿子在一起的时间久,比如说白导和黄导,黄导家在加拿大,肯定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久,白导儿子也在澳大利亚,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辛酸。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到了我们的身上,我们在这种时候只能说一声感谢他。”

冯喆也对教练充满感激之情,虽然王导对待他的方式有点特别:“王导是一个很有心,不太计较的人,反正他对所有的运动员都挺上心的,而且布置计划很周密,很细致,稍微出一点问题他就特别难受,回去也睡不着,然后把情绪带到训练场上来,逼迫你练得更好。他不会发泄,只会用他独有的方式来恶心我们——“这个不算”,我一做,“这个不算”,我就感觉很恶心,怎么做得这么好不算呢,后来经过这么多年,我才知道,王导这种恶心的方法让我一步一步走得挺高的,还是要感谢王导。”

冯喆追阿根廷女孩跑大半个奥运村

在奥运村,运动员们都喜欢换纪念章,冯喆还引起了轰动:“现在整个阿根廷队都知道,有个中国的小男孩追着他们女孩跑了大半个奥运村,就为了换一个纪念章,那个人就是我。换的是五环的,但他们一直在跑,我一直在追,后来她们说你跟了我们大半圈干什么,我说我换个纪念章,她们以为我流氓。”而邹凯则没有冯喆这么大胆,他的纪念章几乎都被女队员搜刮走了。

北京时间8月8日晚,体操队就要踏上回国的旅程了,有趣的是,当主持人问到冯喆看到邹凯与女友重逢时会不会羡慕,冯喆的回答既严肃也调皮:“这个怎么说呢,那我就说羡慕吧。羡慕,我们这种年轻人肯定先以事业为重,是不是?” (毛罗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swua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奥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