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奥运腾讯奥运 > 项目新闻 > 射击 > 正文

朱启南伦敦遗憾不满足 赛后筹办婚礼冲击巴西

2012年08月07日18:54每日新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朱启南支持TA背着枪轻轻松松地走过一排记者,和相熟的几个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站在大家面前,准备着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的告别演说。如果说,10米气步枪失利后他是靠一股韧劲强忍泪水的话,那么昨天,他则是带着一种解脱的快感将泪水丢进了爪哇国。“我们都想笑着看你打完最后一枪。”“那就别哭,哈哈。”完成了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征程的朱启南尽管看上去没有太多的收获(只有一个第五名),但他自己却说,没有任何遗憾,回去之后他会先筹备自己的婚礼,然后再向巴西奥运会发起冲击。不过很显然,嘴上说着满足的他对于这次伦敦之行依旧有着太多的不满足。

打资格赛的最后一组之前,朱启南原本一度排在第二位,距离“打疯了”的意大利卡利安尼也不是太过遥远。但最后一组跪射,朱启南却只打出了一个94环的惨淡成绩,和卡利安尼的距离达到了10环,只能以排名第六的成绩进入决赛。这样尴尬的排位对于朱启南来说,也就等于提前宣判了“死刑”,就算是埃蒙斯的悲剧重演,那也得连演两次才能成全自己,更何况在卡利安尼和朱启南之间还隔着4个对手。“其实,在我最看重的10米气步枪失利之后,我就已经对今天的比赛失去了任何欲望。这个比赛实在太累人了,自己只能硬顶着,咬牙坚持。今天意大利选手打得太出色了,我能进决赛已经算是侥幸了,但这种侥幸的背景下更多是能力的不足。”所以,走进决赛场的朱启南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每一次击枪都是不假思索,但就是这种轻松反而让他打出了高水平,第六枪之后,原本遥远的奖牌梦又变得近了起来。最后一枪,朱启南距离当时排名第三的韩国选手还差1.6环,鉴于50米如此遥远的距离,翻盘并非没有可能。不过,朱启南的最后一枪又打坏了,裁判的口令刚刚结束,朱启南的枪就响了,9.5环,彻底和奖牌说了再见。“我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那种极有希望又绝望的感觉太让我纠结了,我想还是快点结束这场比赛吧。回过头来看,我当时的选择确实有点草率,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能不会这么做,但也有可能依旧这么做。”

三届奥运会,朱启南得到了一金一银还有今年伦敦的一个第五名,这样的成绩在外界看来可能差了一些,但对于朱启南来说却很满足。“还不错,就算没有这个第五名也不错。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杀出重围之后才能够来到奥运会的赛场,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不断地参加各种国际积分赛和国内选拔赛,可以说,每一个能够站在伦敦赛场上的人都是成功者。在伦敦,从气步枪的痛苦失利到卧射的资格赛被淘汰,再到今天的第五名,我觉得虽然很累,但也很幸福。”

奥运会的征程结束了,朱启南说,他会先退出国家队一段时间,因为他需要新的刺激,“在国家队的环境呆得太久了,我想回到地方上休整一下,重新找找感觉。然后再去考虑冲击巴西奥运会”。奥运会后的朱启南还有一件大事要办,那就是农历十二月的婚礼,为了准备奥运会,对于这场婚礼他还没任何概念,“什么都还没准备了,只是确定要在温州办,要办中西合璧的,其他的都等我回去再商量。”而对于四年后的巴西奥运会,朱启南没有其他想法,除了——“我还要坚持三项全能,尽全力去打满三个项目。”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yrus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奥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